白藏阁优异联、评选粹(三)

发布日期:2022-09-14 02:45    点击次数:135

图片

图片

孔子(小康快跑)

遗型即千秋统绪,最有愧二字圣贤,要救得生灵社稷于礼崩乐坏之时,可怜他辛苦遭遇,累若丧家之狗;

后学者濂洛关闽,虽有继刚柔耿直,却没些闲暇功夫在著论穷经以外,都忘了沉着指顾,风乎舞雩而归。

点评:联有如诗如文如赋如词如曲者,虽以如诗如文为正,但穿插搭配之间,自有匠心。长联别有一种灵变类曲者,最能夺人耳目,此联即是。当然题写孔子颇觉不敬,但作者行联开阖通顺、转承有秩,个中亦很有不拘一格之怯懦立意与对仗,没关系备其一体。联意不需多解,下联创新一语,颇见役夫雅量。不过此种写法最终不成为常态,若一味研讨个中,反落野狐禅而不得脱也。(金锐)

外星人(陌路萧郎)

云中君,劝尔一杯酒!嗟尔所历来,欲归那边?玉盘耿耿谁磨,银汉迢迢谁渡?劝尔一杯酒,随尔飘飖蹑微步。宇宙可曾穷?盈虚几大都?且劝尔一杯酒,问尔青女焉寻,羲和怎驻?指顾蓬山,栖迟有路?

天外客,借吾八月槎!恨吾慕鸥鹭,命似虫沙。遍地腥膻似嶂,满城风雨如麻。借吾八月槎,送吾迤逦入仙家。挂帆酬佛老,击楫载烟霞。愿借吾八月槎,令吾气量气度豁畅,肺腑清嘉。优游阆苑,放浪无涯。

点评:所谓“味同嚼蜡,神往八极”,此联可当之矣。“劝尔一杯酒”,李白、李贺皆用之,一仙才一鬼才,作者联中一重翻进一重,正有跌荡放诞放诞起伏、回环往复之妙。下联以“天外客”起笔,宛如醉后梦语,不拘一格,如真似幻,酣畅淋漓。此联近二百字而不觉其赘,句法交替变换而无滞涩之感,可见作者才思。从技法而言可谓最好,但排定名次时思忖再三,照旧感应难免有些“文胜质则史”的炫技怀疑。(金锐)

蓬莱阁(良夜)

徜徉海上,指顾人间,十二层驭羽凌风,方知大梦百千,皆悬蓬岛;

君自图南,我来物外,数万里骑鲸卷雪,为待小星三五,与蹑云梯。

点评:这是一副异常自由的对联,所谓自由,一方面是说作者的立意、行文,与蓬莱阁半推半就,另外一方面是说句法的变换,没有拘泥于安稳的几种句法,给人流畅恣肆的感到。对付对联的贴题,着实分寸不太苟且驾御:假定切得太死当然缺乏生发,但假定与题无涉必然也不妥;一样作者和风景之间的纠葛也要折衷,既要有自身的情感,又要让情感附着于风景之上进而融为一体。此联在这些地方做得都不错,行联当中还贯穿了一股才调,而对付这股才调的处理惩罚又异常压制、雀跃、收敛,没有任其漫无际际的发散,这也是极度可贵的。(金锐)

桂花(雪线之上)

秋生茫昧,夜发幽妍,行来花木婆娑,月动原迷众香国;

引露流珠,落英成粟,长忆瑶台故旧,风过如谒上仙君。

点评:此联的言语极度唯美,如意碰头摇曳之姿势。当然从虚处落笔,然则又四处不离桂花的韵味,这类虚实互见极度磨练作者的审美素养。从凹凸联的分工来看,上联营建的意境已经恰如其分,下联要向其它倾向倒退。是以,“瑶台故旧”的承转把全联的田地又创新了一层,既有眼前的桂香和月影,又有设想中的阆苑仙人。下联“落英成粟”的比方追寻骥尾,这类写法给人以奇怪感,然则公正与否可以也要承担一些危险。(金锐)

张良(金成)

提椎秦肝胆,销霸楚打仗,卓浅见经纶,谋圣曾躬三敬履;

愿佐汉功名,赎回云泉石,苍苍趋憧憬,劳心长放一归山。

点评:作者将张良的次要史记写入联中,上联先写其气血和韬略,归于“经纶”二字,结句的收束不作具体的评价,而是引出黄石老人之事,文字就显得鲜活起来。下联写张良激流勇退,经由过程意象来剖明,给人留以回味。此联章法大开大阖,也能看重文辞、句法的实力,不至于死板或疲软,这是很可贵的。(金锐)

I am afraid(小田)

曾听凭风下徘徊,雨中伫立,三万场残梦萦怀,似连犹断;

难道是君为锦瑟,我守流年,十二辰孤灯精晓,欲灭还开。

点评:此联和原诗的意境理论上是有许多差其它,在“贴题”方面严厉地说做得着实不算好。然则细细读来,个中仍然有符合的地方,而且把“风下”“雨中”这些原诗中的典范意象,脸孔一新为我所用,在这个层面上又相比有主见主张。全联言语、情感都很连缀,行文也有起伏和条理感。(金锐)

我的2021(卡次拉)

袖手换鬓边青,久消磨内卷外忧,荣枯不知谁掷骰;

转头唯灯下黑,重检点检点检束今吾故我,隆替几见物同春。

点评:这副联写得很清爽,但个中照旧有种淡淡的慨叹。这类感情没有写得很直白,而是贮藏外行文的气氛当中,反而更让读者慨叹。作者的对联中用了一些现代化的言语,比方“内卷”,比方“掷骰”,这类词语运用的关键在于能不克不迭和全联的语感、气氛融为一体。上联有一种故作轻松的感到,用了较新的词语但着实不克意,惘然的是下联齐全没有对此作出相应,尤为是结句显得过于正派,难免有些遗憾。(金锐)

折柳(木鱼)

经花上巳,带雨明朗,倩一枝欲绾离丝,可怜自顾先飞絮;

奏老阳关,听寒渭水,隔千里犹牵客梦,为问相期几秋蓬。

点评:此联将柳树拟人化,在道旁亭畔,见到一幕幕离其它场景,不禁有些自伤出生。从上巳到明朗,种种离合离合,第三分句一个“倩”一个“绾”用得很到位,结句却俄然一转,竟已到了飞絮节令,忍不住令人愈加吝惜。下联仍旧是以柳为主视角,阳关、渭水烘托气氛,结句有一种惨痛无尽的感到。联语的立意异常新鲜,剖明也颇见分寸,只是下结难免让人生出“凡握别必秋蓬”的遗憾。好在,“秋蓬”与“飞絮”相对,这类精巧又自然的对仗,几多化解了一些尴尬。(金锐)

乐山大佛(兰台)

佛相本无二,何苦分是处庞鸿,彼端纤芥,空费尽移山填海功夫,凿成赫赫;

禅心未肯孤,其间有清奔忙柔桨,顽石老松,共消磨云淡风轻光阴,修到如如。

点评:此联的益处是容量很大,从“佛相”“禅心”写起,夹叙夹议,既有摹景,亦有抒情,作者将这些纷纭宏壮的端倪捏合于一处,不疾不徐地剖明进去,而外行文进程当中,旁敲侧击的描写和群情也能让联语显得更为顿挫跌荡放诞放诞。此联次要的成就也有两点:一是与乐山大佛的标题成就成就不敷紧切,二是差一点浓缩、凝炼的功夫。(金锐)

黄浦江(爱茶人)

烟奔忙记歇浦遗殇,呜呜者风悲夷犯、雨泣陆沉,重阁皆为劫余痛;

弦管复游轮暖响,醺醺然酒泛猩红、茶浮螺碧,有人又唱夜来香。

点评:上联萦绕黄浦江畔那段悲痛的历史来写,读之确有如泣如诉的呜呜悲咽之声。下联则笔锋一转,写到现代醉生梦死、花天酒地的繁华场面,收句更是轻轻一笔,留有没有穷余味。从行文的章法来看,凹凸联各说一事,测度作者是克意组成对比,有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”之用意,不过也确凿有缺乏连带的成就,下联起码该当拨出一句呼应一下。其他,在文字的剖明上,上结有些浮于详情,下起的“游轮暖响”也欠斟酌,不过下联“猩红”“螺碧”是极度自然而乏味的亮点。(金锐)

挽藤子不二雄(钟鼓居士)

次元壁反掌即穿,是老师游戏时空,暂以人间为逆旅;

肆意门到今重启,望此夜被选腾星河,恍从今天将来诰日将来觅归途。

点评:所谓“次元壁”,是事实世界与漫画世界的分野,联语以此发轫,将事实与虚幻融为一体,结句则写暂留人间,在悼挽中写出了洒脱不羁的意态。下联的“肆意门”是《古板猫》中知名道具,起句与上联语相符合,第二分句则推开一笔,“被选腾星河”给人一种茫茫无垠的感到,是以结句的情感寄予便水到渠成了。全联错落起伏、跌荡放诞放诞有致,将差别语感的文字揉捏于一处却不显突兀,很见作者功夫。(金锐)

高考(之乎者也)

为学非一夕功,感四时伏案闻鸡,何止劳身,成器由来千琢玉;

读书乃终闯祸,期将来畴昔登科荐鹗,切乎散志,拿云当上最高楼。

点评:此联将人生与高考领悟在一处,既有祝福又有希冀,联语便显得异常丰满厚重,而行文的承接、对仗、用语也都相比讲求。以高考为切入点,上联由此回溯,写读书时的艰苦,尾句“千琢玉”见情见理;下联是对将来的预测,起句尤不忘读书劝学,结句“拿云”一语登高望远,最见情志。下联惟有“切乎散志”四字有硬凑对仗的怀疑。(金锐)

父亲(月光如水)

时有不成追之憾,忆经年片叶枝花,今到堂上膝前,仍为冲弱;

情多未能表之虞,唯一叹思深词拙,犹把肩头背影,认作远山。

点评:上联多言回忆,以“不成追”领起。作者回忆往昔,虽早已成年,但在父亲眼前“仍为冲弱”,这是一种很动容的情感。下联则言不日,“未能表”有五味杂陈之感,而结句把原先有些落俗的比方翻出新意,这是极度可贵的剖明。全联种种言语风格的联结也做得很不错,整饬之间不乏变换。(金锐)

荆轲(李抱真)

事有提头颅剖肝胆以筹之,怅四野哀哉,历历其国殇,茫茫其血债;

恩唯探虎穴入蛟宫而报矣,道一声去也,萧萧兮易水,浩浩兮长虹。

点评:两起不俗亦怯懦,为全联奠定基调,后来则极尽烘托衬着,使读者欲同作悲歌之声。由于起句实力感实足,全联的过渡和收结必须能将这类实力烘托进去,此联根抵实现了这个使命,虚字的用法也相比到位。不过,像上联的“血债”、下联的“一声去也”均可再斟酌,前者不敷正确,后者则语气不谐。(金锐)

图片

本站是供应集团知识打点的网络存储空间,全体内容均由用户宣布,不代表本站概念。请留心甄别内容中的联络要领、诱惑置办等信息,谨防诳骗。如缔造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一键告发。


热点资讯

相关资讯



Powered by 【开元78ky官网注册地址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